当前位置:首页 > 章节 > 赘婿 > 第九四六章 大决战(十)

第九四六章 大决战(十)

作品:赘婿 作者:愤怒的香蕉 分类:穿越架空 字数:4522 更新时间:2019-08-01 01:01

巳时,团山附近的决战打响之后,汉中古城以南的阵地上,华夏军已经击退了由完颜希尹指挥发动的两轮进攻。黑色的硝烟在风中飘荡,爆炸的热浪将战场上的空气与泥土都炙烤得干燥,人的尸体、战马的尸体一片一片地在阵地上堆积开来。

完颜希尹已经察觉到不对。

从团山到汉中之间十余里的距离上,各种小规模的混乱与厮杀正在陆续展开,从宗翰本阵出发往汉中的斥候在路途之中遭到了截杀,汉中城西门附近,两个华夏军的连队再次展开了偷袭城门的作战,在不久前的早晨引起了一波混乱,也令得从西面过来的传讯士兵无法轻易进城。

但到得这一刻,城墙上升起的热气球上,已经能够隐约观察到十余里外的战火与乱局。

巳时三刻,完颜庾赤从汉中城内出来,抵达东南面的女真军营,向完颜希尹报告西面的讯息时,这边战场正处于一拨冲锋之间的间歇期,完颜希尹骑在战马上,听完了完颜庾赤的说话,与他心中的疑惑相互印证。随后老人闭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气。

“我们将决战地点定在这里,对方将决战地点定在了团山……”他喃喃地说了一句,随后将眼睛睁开,望向前方,“你调集城内三千可战之兵,往西面出城,支援大帅,叮嘱城内守将,汉中,可以退让,让出一半。”

完颜庾赤愣了愣,随后,躬身领命,转头而去。

老人将手搭上腰间长剑,他这一刻已经完全明白,从早晨开始,他发动的两轮猛烈攻势,对面阵地上的华夏军战士,都是在兵力不足的情况下反推回来的。

这样的战场上,对手在负隅顽抗时,以少数兵力打退几波进攻并不奇怪,但真正在希尹脑海中敲打他的,是华夏军从昨夜到今晨不断发动的袭击,是他们在保留理智的情况下,仅仅留下少数兵力在此的行为。

华夏第七军,即便整支军队都去往西面进攻团山,也不过是一万多人而已。

有某些东西正在他的脑海中敲打他。

这是从好些年前就已经察觉到的端倪,那是数年以前他第一次将目光投往西北小苍河时开始萌芽的东西。那支武朝的叛逆军队,弑君造反,随后在董志塬上击溃了西夏人,他隐约察觉到这是潜在的威胁,是萌芽的坏的种子,虽然在金国庞大的体量下,这颗种子太过微小,但他仍旧派了人过去,招降对方,后来又对其进行了消灭。

小苍河的顽强出乎他的意料。虽然他不曾亲去西北,但随后陆陆续续地搜集了那边的信息,在他一生积累的作战经验中,小苍河所展现出来的许多东西,都让他感到疑惑。

那支军队原本早该崩溃的。

女真人同样是从极端的逆境中杀出的队伍,但即便替代入当初阿骨打率领的队伍,小苍河都让人感到迷惑,更何况,两支军队又有着截然不同的面貌。

自小苍河三年大战结束,娄室、辞不失的牺牲惊醒了宗翰等许多人,他们与希尹一道将西南作为了关注的重点,因而有了这一次的南征。这个时候他们都已经是身经百战的老将了,有的人或许只在战场上积累经验,也有的人熟读史书、精研兵法。但西南华夏军所展露出来的样子,并不存在于任何一部史书或是兵法的记载里。

西南的惨败经历,每一次都在拓宽他们的认知,到得与华夏第七军的决战展开,他能够隐约感觉到,某些东西的完全态,已经展露在他的面前。

这些时日以来,这样的感觉在他的脑海中越来越沉重地敲打他,在提醒着他,他与宗翰面对的,是与过往任何情况都不一样的状况——从他们第一次敲开武朝大门时,武朝人心中或许也面临了类似的讶异,但善战的北人在许多的史书中都有记载。唯独这一次,他与宗翰面对的,恐怕是史书之上从来不曾有过的东西。

这样的潜意识,违和的表象正“咚咚咚”地敲打着他的脑袋。对面早该崩溃了,但是没有,对面不该这样作战,但是状况却出现了,他无法预料自己的作战会遭遇的后果。

但除了决战,已经无法可想。

他已经老了。

人们总是在少年时学习,在青年时经历,到得中年,智者便大致看遍了世上的一切,即便未曾亲历者,也大都能够举一反三,就如同在西南宁毅手上兴起的格物之学,纵然许多新的东西正在出现,但基本的原理,他总是明白的,那并非不能理解之物。

但这一刻,黑暗的轮廓似乎已经从海底升起来。

咚咚咚——

他能隐隐约约的听到这样的声音。

但除了决战,他已经没有更多的选择了。

如果自己能够尽快地突破汉中南门的华夏军阵地,就能够对团山的战局起到决定性的干涉。

让完颜庾赤率领汉中城内精兵离开,是为了给予南门外黑旗军一条退路,他们人数不多,当这边的阵地不能支撑,他们杀入汉中城内,希尹便能直奔团山。

兵法上、运筹上能做的,他已经做完了。

不久之后,汉中城南门外,又一拨进攻开始,最为猛烈的冲阵排山倒海而来,炮弹飞舞,烟雾遮蔽了天日。

陈亥迎了上去。

咚咚咚——

新时代的轮廓,正在敲打人们脑中的大门。

完颜希尹,奋力进攻。

……

团山,战阵当中的完颜宗翰同样看清楚了华夏第七军真正展开进攻时的样子。

庞大的进攻犹如水银泻地,剥开了女真大军的外围,厮杀蔓延,大量的金军士兵在漫山遍野的溃逃——宗翰沉默地观察着这一切,虽然许多的东西他之前就有了猜测,但如此大规模的散兵阵冲锋,他真的是第一次见证。

在华夏军的冲锋面前,结阵而战已经完全失去作用了。面对着数十人朝上千人的战阵冲过来,箭矢的威力被降到最低,而且当对方冲到近处,自己这边也只能组织起队伍进行冲锋——如果想要以逸待劳站在原地,对面几十人扔过来火雷掉头就跑,自己这边要损失一大片。

只能冲锋迎击。

但如果以百人阵冲锋迎击,一次作战之后,这支队伍或许就要失去指挥,未被军阵裹挟的战士在阵型溃散后会尽量找地方躲起来或者选择逃跑,不愿逃散的士兵往往会聚往一团,这样就会变成火雷的靶子,他们往往无法应对华夏军的反扑。这种失去阵型的女真部队甚至不能后退,没有阵型的后退会卷成大规模的溃逃。

这支华夏军并不会出现这样的状况,这是最基础的差距。在战斗的前期,己方一支支的百人队被抛出去,有的面对仅仅二十余人便被正面杀溃,也有的在迎击冲来的华夏军队伍时又遭遇两侧的进攻,百人队迅速崩溃。

女真人并不是没有散兵作战的心理准备,在西南时,他们便已经遭遇了类似的情况。但到得此时,面对华夏军迅猛而高效的小规模冲锋,自己这边已经差了好几个层次。

数十乃至于上百个点的冲锋汇成一片浩荡的海潮,但宗翰能够看出来,对方出动的不过是数千人的部队。自己这边能够抛出数倍于对方的兵力,但每个点上的应对都不如对方灵活。

他当然没有坐以待毙,巳时二刻,随着外围的作战状况已经开始变得混乱,高庆裔率领两千铁骑从北面浩荡冲出,试图扫荡整个战场,而华夏军自北面、东北面、西南面各有一支千人预备队汹涌而来,朝女真本阵侵入。

高庆裔的两千骑兵对华夏军的进攻造成了严重的遏制与打击,尽管附近大量的华夏军部队迅速集结,以火雷、长枪做出还击,但仍旧有数支部队被这骑兵淹没过去,战场上的交换比逼近一换一。

在过去这是个可笑的数字,若是在面对武朝甚至面对辽人的战场上,女真两千铁骑许多时候能够决定一场战争的胜负,往往在面对大规模结阵的步兵时,他们会选择避开,但只要步兵的阵型一乱,他们的冲击足以杀溃数万人的军阵。但这一刻,面对着人数分散的华夏军,一换一的交换比,竟然成为了唯一的杀手锏。

午时,骑兵的冲击遭到遏制,高庆裔率队而回,部分华夏军的队伍犹如剥洋葱一般一层层地撕开了外层的女真部队,逼近金兵本阵的八千人核心,厮杀变得更为激烈,一部分华夏军部队暂时止步,又或者开始支援侧面的同伴。

兵锋浩荡,一阵一阵的爆炸,风中飘着的是死亡的味道,在视野的右侧,华夏军对丘陵上女真人的一个炮兵阵地展开了争夺,一支亲兵队伍领命前去支援,视野前方,黑色的旗帜正逐渐汇集成滔滔的大河,左侧的山间,溃兵的身影一片一片的涌向山岭。宗翰站在他的帅旗下,岿然不动,只偶尔与一旁的韩企先说着话。

“几十人能成阵、分散后能应变……他们如何做到的……”

“听说他们甚至让每一位士兵读书识字……”

“兵法战阵,至此大多无用了……”

从数千年前起,便因为军队各种各样的特性,诞生各种各样的兵法。千万人在战场上的行走难以协调,因此需要以鼓点规划步伐;当无数的战士摆开阵势,一人挤着另一人,即便有人胆怯了想要逃跑,也根本行动不得;少数人能够接受一个命令随后尽量执行,便能成为军官,更多的战士只是被大军裹挟着走罢了,如果能够让数千人朝着一个方向前行而不乱,常常都是兵法上的关键。

你上千人行动笨拙,我的行动稍微流畅一些,便能够绕到你的侧面,使你来不及反应,产生混乱——只有最具归属感的士兵、亲兵能够脱离战阵而不乱、不逃、不偷懒,他们就能成为斥候,很多时候,斥候也决定了战场上的胜负关键。

而华夏军将上万人抛得漫山遍野都是。

他们不需要鼓点,不需要整队,不需要裹挟……过往的兵法,从今往后就没有用了,宗翰知道,他这数十年来积累的一切,在这里已经落了空。

这不是兵法交锋中的胜负。

——这就是精锐兵力的迎头碾压而已。

即便是过往所谓天下第一的屠山卫,此刻也已经比不过眼前的华夏第七军了。

他能够知道宁毅、秦绍谦这些人做到的是什么,他只是想不明白,对方是如何做到的而已。

“企先哪……”

某一刻,他喉间有些干涩地开口,随后停顿了许久,因为风中传来了战场的声音。韩企先拱手等待,过得片刻,道:“大帅,或许是时候突围了。”他看清楚的东西,众多的女真将领,在这些天里,何尝不是看得明明白白了。

宗翰摇了摇头,周围的风中传来的是华夏军的呐喊,那呐喊的声音隐约是:“杀粘罕——”

他的脑海中响起的是十余年前的景象,那是金国的第一次南下,他们敲开雁门关的门户,一路摧枯拉朽地朝南进军,汉人进行了孱弱无力的抵抗,一些相对顽强的抵抗者被杀了,悬尸城头。当大军前进到忻州时,曾经有一队刺杀者第一次也几乎是唯一的一次,将锋芒刺到他的面前。

那是在忻州的一座道馆当中,领头的是一名白发苍苍的汉人老者,他挥舞大枪,带着数十汉人侠客冲杀进来,在大军合围的人潮中杀得鲜血滚滚。那老者的枪锋一度刺到他的眼前,几乎行刺成功,但最终,这些人被淹没在军队的围杀当中。

“杀粘罕——”当时的那些汉人,便是这样叫喊的。

后来的许多年,或许也有许多人这样叫喊过,但宗翰都没有听到。这一刻,那声音又远远地传来了,仿佛间隔了十余年的时光,又再度冲杀至眼前。宗翰抬起头,眼中燃烧的是火焰。

“企先哪……你看……”

他指向东面的方向。

“那是秦绍谦。”

这一刻,女真的军队,仍旧占着人数上的优势。数十年来,老人从不是软弱的绵羊,大多数时候他已经当惯了狮子,但即便在身处劣势的时刻,他也从不会放过任何的机会。

午时将尽,巨兽动了。

……

“好儿郎!随我冲阵——”

金军本阵当中,完颜撒八随老人拔剑,咆哮而起。

……

前、中、后三个方向上,华夏军的队伍一支一支的汹涌而来。

连长牛成舒挥舞长刀,浑身染血,陷阵而来。

“杀粘罕——”

……

呼喊之声汇成汹涌烈潮,各以一往无前的气势,轰碎在一起——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