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章节 > 大明新贵 > 第16章 作战

第16章 作战

作品:大明新贵 作者:油腻猪 分类:穿越架空 字数:2338 更新时间:2019-08-05 22:32

流贼终于来了,听到山上有拉运粮食的马匹沉闷的嘶吼声,连忙点燃了更多的火把,把陈大举他们驻扎的小山丘给团团围了起来。

一时间,火光冲天,四周全是杀气腾腾的流贼,在不断的吆喝着,准备随时厮杀上来。

山丘下熊熊的火把照亮了一张张杀气腾腾的脸,数量要比陈大举他们护送粮食的家丁再加上此次前来接应的兵丁还要多好几倍。

在声势上完全把运粮部队给压下去了,令所有人都心惊胆战,极为不安。

陈大举更是头皮发麻,不断暗示自己一定要冷静,这样才能控住大局。

“嘀~~”几声急促的短哨声之后,流贼分左右两路策马向山丘顶端冲上来,加起来得有两百多号人。

陈大举知道这批马贼只是先来试探虚实,吩咐随从家丁和兵士都坚守各自的岗位,千万沉住气,不要轻举妄动,以免暴露了自己的虚实。

两队马贼口中发出“喽喽喽~~”的呼啸声,由左右两侧的斜坡上冲杀了上来。

到了半坡之后,又是几声响哨,原先成队的流贼,开始分散开了,各自迅速往上冲刺。

蓦地传来阵阵战马惨烈的嘶叫声和流贼的哀鸣声。

只见策马往山坡上冲杀的流贼人仰马翻,不是掉进了布满朝天尖刺的陷阱,就地命丧黄泉,就是给绊马索绊倒坐骑,纷纷跌下战马,滚下斜坡,连累紧跟在后面往上冲杀的流贼也马失前蹄,连人带马滚下了山坡。

这种多米若骨牌一样的连锁反应,让两百多号人的流贼战斗力瞬间损失过半,溃不成军。

家丁和军士们士气大增,一起欢呼呐喊。

陈大举心中暗自庆幸,知道这只是侥幸而已,这一波冲杀流贼只是输在了大意轻敌,

在猝不及防下着了自己的道。

在流贼做调整的空档,忙下令所有人都往斜坡下方移动,藏身埋伏在没有朝天刺木桩的深坑里,搭箭上弓,准备随时迎接敌人的第二波猛攻。

山下流贼肃整队伍,重新又亮起了数十个火把,照的整个半山坡以下一片血红。

流贼中一个五大三粗的壮汉,策马冲到队伍前面,傲然挺坐在马背上,冲着锐气大减的流贼喝道:“兄弟们,谁最先砍下陈博达这老不死的狗头,重重有赏。”

然后拉拽马头,面向山头,叫嚣道:“陈博达你个老不死的,居然给我设埋伏,我秦三要是让你们有一个人留了全尸,老子以后就随你姓。等老子砍下你的狗头,再灭了你陈家全府。”

陈大举暗骂对方不是东西,自己暗通官府,先使者阴谋诡计要来杀人劫粮,反而恶人先告状,怪别人设了埋伏。

好笑。

更愚蠢的是居然生怕别人不知道他是知府管家的三弟,不蒙面也罢,居然自报家门了起来,看来他是真没想留活口啊。

这样也好,正好逼得这帮家丁和军士背水一战,今晚就跟这般流匪决死力战到底。

陈大举自认为自己在军中时,臂力过人,想来已好久没试过身手。

于是尽全力拉满弓,朝着秦三射出一箭,想给对方一个冷不防的下马威。

劲箭射出,直奔秦三而去,但随着与秦三的距离越来越小,箭的力道也越来越弱,在离目标还有三五米距离的时候,力道已经消耗殆净,径直落到了地上,把秦三的战马一惊,奋踢仰天嘶叫,差点把秦三给甩落在地。

众流贼纷纷色变,暗叹到底是谁如此臂力过人。

山上的家丁和军士们也是心中喝彩,却无一人敢叫出声来,生怕敌人发现了他们的位置。

又是一阵急促的响哨,流贼中传来一声巨喝:“下马。”

流贼们纷纷下马,前排是手持盾牌和短刀的流贼,后排是手持长枪的流贼,在熊熊火把的照明下,小心翼翼往山顶摸去,一路上把陈大举他们布下的陷进破坏的七七八八。

紧跟在后面的全是弓箭手,正不断的往山上放箭,掩护着前面的盾牌刀兵和长矛兵,一步步往山顶逼近。

他们浑然不知道陈大举一众运粮家丁和兵士早已经在避箭坑内藏好了。

此时,众家丁和兵士都早已对陈大举的料敌先机大感折服,信心大增。

两军作战,士气尤为重要。

前面流贼的先锋部队已经越过了半山腰,还在一边破坏者机关陷进,一边缓缓向山顶逼来。

短兵相接,一触即发。

那秦三和剩下的几十名手下,已在山脚下布好了冲刺的阵型,摩拳擦掌,在得到先锋部队的信号之后,准备随时杀将上来。

这种古老的冷兵器团队交战,陈大举还是第一次遇到,下意识地握紧了手中的长剑,心脏“噗通噗通~~”狂跳不止。

憋足了劲,长啸一声:“放滚石、圆木。”

十多个藏身在灌木中的家丁,撤去了拦木,数十成百的巨石和圆木,波浪一般朝着山下滚去,砸得流贼盾烂人翻,一片哀嚎。

“放箭!”一声高喝。

山下被砸中的流贼还没反应过来,藏在避箭坑内的兵士们纷纷现身,搭箭拉弓朝流贼射去。

利箭狂风暴雨般的向敌人奔去,流贼阵中乱做一团,哪还有什么抵抗能力,纷纷中箭倒地。

丢盔弃甲回去的不足五分之一。

山上众家丁和兵士军心大振,高呼喝彩。

秦三在山脚下,看着惨败下阵来的狼狈流贼,气的暴跳如雷,把丢盔弃甲,已经失去作战能力的伤兵喝退在旁,组织剩下的流贼再做冲杀。

这一波冲杀,秦三显得更为小心谨慎,并没有急于冲杀上去,而是将流贼部队打散,拉开距离,交替掩护,不断往山上逼去。

虽然这样有利于最大限度的化解陈大举他们攻击的力度,却比之前更耗费之间。

让陈大举他们有更充足的时间,退到山顶,按原计划逃生。

陈大举等所有人都退回到了山顶,吩咐众人骑上自己的坐骑,然后将自己的逃生计划一一告知。

众家丁和兵士,听到终于可以不用在此地坐以待毙,可以有机会逃生出去,士气大振。

全体更是上下同心,全无异议,唯陈大举的命令是从。

直到此刻,十来名家丁和三十多名兵士无一人伤亡,对陈大举必然是敬若神明,佩服的五体投地。

四面八方攻上来的马贼越来越近,依稀可以听到他们彼此说话和兵器碰撞的声音。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